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一双拖鞋-母爱

  多雨的潮湿的冬季总算过去,逢上个大晴天决定从今天算起开始过春天,发动全宿舍的姐妹把窝收拾了一通。从被子到床底角落掉的情书,没用的东西就扔,扔得越精简越好。
    翻出了好久都没穿的一双拖鞋,毛线的,红色很淡绿相间。显得土里土气的。
    我即将要来长沙读书那会,母亲用手针编制了一双毛线拖鞋给我。说是商场的贵也不经穿,最重要的是几天就不暖和了。她边织边说,长医者匠心,抗击白魔3沙天气相对来还要冷,你要多注意身体。我点点头。我很爱我母亲。还是带上了那双土里土气的拖鞋,母亲说,看我穿她编制的毛衣她心里头舒坦。拖鞋也一样。我想让她舒坦。
    其实没穿几回。丢床底下,到现在才发现还有它的存在。有些旧白癜风患者治疗中需要如何做好心理调节了,上面还铺了满满一层灰。姐妹说,这东西还要干什么,脏西西的。
    我看了看她,随手往宿舍门口一扔,算是解决了。也算是它该退休了。
    找一天将多余的东西清除,心情妙极了。蹦跳着下楼去上课。
    宿舍门口守门的阿姨我们一般叫她巫婆脸,稍微晚一点回来就把封建思想,古时候锈花全搬出来教育我们,口水渐我们一脸。日后还要往班主任那告上我们一状。这会她正欠着身子搓衣服呢,她用的是搓衣板,肥皂水渐到她脸上,手通红通红,还有些肿,虽然已是偌大的太阳,但是水还是冰冷刺骨。我知道的。最讨厌洗衣服,这会。
    她女儿从房间里出来,书包往身上一挎,说,妈,我上学去了。她女儿跟巫婆脸一样,小小年纪,有时候也跟她妈一起嘀咕我们太不规矩。八婆得很。每见她一次,我都不忘翻她一白眼,以示警告不要太嚣张,你妈最多不是一个守门的。
    巫婆脸,抬起头吃力地说,房间我给你煮了茶叶蛋,你拿两个路上吃啊。
    女儿又转身进房间,捧出两个热腾腾地茶叶蛋。蹦跳着出了宿舍门。
    母亲,始终是最爱子女的。有点感触,这时候。
    我想我母亲。母亲大概又开始挂念我会不会自己晒晒被子,清清我国临床著名白癜风专家郑华国提示疾病如何防范潮湿的衣服,洗洗鞋子了……
    晚上才回一次宿舍,下午跟姐妹们去了太阳底下羽毛球,太阳晒在身上很暖和,舒服极了,知道太阳下山,吹了点风,又有些凉意,披上衣服没回宿舍收被子又直接去了网吧转悠转悠,又是侃,又是游,又是吹,最后出来发现已是晚自习时间,肚子饿又一起吃了麻辣烫,日后可没什么机会吃了,天气一热母亲说不能吃这些东西,说是又上火又不干净还伤胃。当然得听她话。
    所以弄到晚上要洗澡睡觉的时候才到宿舍门口。巫婆脸在煮拿了个本子站在门口,大概马上要开始记录晚归,准备上教育课了。
    看见我和姐妹们过来,她笑笑说,要每天准时回来才好嘛,是不是,你看我女儿都已经睡下了。我嘟了嘟嘴巴,嘀咕:就你女儿乖。她仿佛没听见,继续说着,拍了拍我后背说:快上去吧,洗个澡还来得及,天气暖和了也不要减衣服,凉气还没尽呢......
    突然发现,这种叮嘱只有母亲才有的。我母亲。她也是母亲。
    走到宿舍门口,站住了,红绿相间,清清楚楚,好似新的一样,那双毛线拖鞋安静躺在宿舍门口,一动也不动。望着我,它。
    我大叫,喂,姐妹们,怎么也不帮我把拖鞋拿进去,太没良心了吧?
    倒。不是你自己丢了的吗,拿进来你不骂吗。
    丢了那还帮我洗?洗了还帮我晒,晒了又不帮我拿进来,送佛送上西没听过吗?真是。
    姐妹从床上弹了起来,什么,你以为是我们洗的,我们才没那么勤快呢,太阳那么好,我们都去日光浴去了,更何况水那么冷。
    那是谁洗的。
    巫婆脸咯,她来扫地看到你丢掉这么好的鞋子,说一定是人很细心地一针针勾出来的,多好的鞋子,丢了多可惜啊,就拿去帮你洗了,晾那呢。你啊你,还在这里乱怪人。简直缺德嘛。
    得了得了。拜托你下次有礼貌点,不要叫什么巫婆脸,叫阿姨。
    又倒,老大,不是你给取的名字吗。
                     
                              浅草于2003年12月18日中午
    本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 联系方式:(Email)qiancao17@sina.com|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