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殊途,君已陌路 jjcc5j52

  [千年]   

  时间又过去了三百年,齿轮岁月,缓缓旋转,故人的身影却在漫长的时光中逐渐远去,消失。我有些恐慌。   

  这三百年来我一直相信,洛忆没有离开我的生活,而我也依旧能看得见这世间百态。   

  正如现在我知道我面对的是漫2天的大雪,软软的,轻盈的大雪,从空中扬扬飘落,落在我的发间,落在我的手心,我能感觉到她在我手中,被我手的温度融化,化成水,再从掌心流走。   

  我微仰着头,空洞的眼睛望着前方,仿佛那里依旧有一个红衣女子站在雪中舞出一曲惊鸿,那衣裙红的绚烂,红的热烈,连这世间的温度也随之高了几分。   

  一双温暖的手臂环住我的腰,我没有反抗,她的头靠在我的肩膀上,她问我在想什么。   

  我勾唇一笑,垂眸。我在想我和你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就站在那里,像一个乖巧的雪娃娃。   

  那你是不是见我好欺负,才用冰封术把我冻住啊。   

  呵呵!那是我第一次用冰封术,我看见你被冰封,还吓了一跳,赶紧背着你去找云叔。   

  云叔骂你可从不留情,你还记得那时候你对我说什么吗?   

  我说,我会照顾你的,一生一世。   

  原来你还记得。玄音的声音柔柔的,仿佛随时会被风吹散,听不出任何缅怀旧事的兴奋。   

  原来时间真的已经过去了三百年。   

  [玄音]   

  我叫玄音,曾经是离国的巫女,现在是王唯一的女人。那个站在城墙上的男子是我一生的依靠,他是雪族最美的男子,青丝如墨,白衣如雪。当他无事时,他总喜欢对着同一个地方长久的沉默。   

  我想他是在思念一个人,一个背叛了他的女人。我不知道我该怎样做,每每抱上他的腰,都能感觉到他瞬间的僵直,我只能装作若无其事,维护那可怜而又悲哀的爱情。   

  绵绵的雪花落在我的颈项上,刹那刺骨的冰凉。离国的雪从未停过,便在盛夏,也有零星的雪花。一眼望去,皆是一片雪白,遮住了不能见一些颜色。   

  我紧紧抱住他的腰,试图从他中科大型白癜风公益援助身上获取些温暖,但他的身躯却比我的还要冰冷,也许就这样,现世安稳便是好的,我该满足了。   

  [千年]   

  那天晚上我梦到好多好多人,我看见母妃和父君在战场上浴血,我看见他们坚定的目光,我看见离国的雪地上躺着无数的尸体,炽热的飞溅的血使雪融化,血与雪融合,流入更深的地下,我看见战后我的子民在雪地里匍匐,寻找他们死去的亲人。看见最多的还是玄音,看见她在烈火中挣扎,声嘶力竭,一身嫁衣被火焚成灰烬,她在喊我的名字。   

  半夜惊醒,浑身冷汗。玄音还在睡,安详而又平静,我抚上她的眼,在那一场仗后,玄音双目失明,我欠了她太多,能还的就只有那双眼。   

  我的手在她眼上抚摸,慢慢往浙江专业白癜风医院下,探到了她的颈,我能感觉到她的血在欢畅的流动,玄音还在睡。   

  [玄音]   

  我没有睡,在他惊醒那一刻我便已经醒来,他的手很冰很细腻,一点也看不出他也曾上过战场,收割过人命。在他手抚上我脖颈时,我毫不怀疑他下一刻就会收紧他的手,捏碎我的骨,毕竟他那么聪慧,我的伪装又怎么能瞒过他。   

  是的,我不是玄音,我叫洛忆。   

  这三百年里,我一太原白癜风医院电话直不敢告诉他我是洛忆,我亦曾经多次问他,你是不是喜欢洛忆,但他每次却都只是笑笑,治疗白癜风秘方抚着我的发说,我会照顾你的,一生一世。   

  我看着他已然干枯如井的双瞳,看不出他的情绪。我期盼着他有一天告诉我,他喜欢过洛忆,这样我一定毫不犹豫地告诉他,我是洛忆,哪怕下一秒就是死亡。   

  但我知道这只是我的期盼,他对玄音虽然没有爱却有情,还有一辈子的承诺,我用玄音的名字留在他身旁,只为能够让他守住他对她的诺言,守她一生。   

  [千年]   

  在黑暗中,你不愿记起的人总会在你脑海中徘徊。   

  我想起了洛忆,还记得初见那一天,离国出现了少有的太阳,湛蓝的天空一改之前的阴沉。她带着一副镣铐,行走间咣当咣当的响,她站在祭台上,破碎的红裙放肆的张扬。   

  我看着她,她停住脚步,漫不经心的瞅了我一眼,眼神颓败而又锐利,脏污的脸却有着惊心动魄的美。   

  我像一只飞蛾,被她的光芒吸引。一种从未有过的情绪油然而起,那是一种不同于见到玄音的情绪,或许那叫做心动。   

  我问云叔她犯了什么事。云叔告诉我,她私闯禁地,其心必异。   

  我让云叔放了她,说可能是误闯。我看见她唇角上扬,一脸不屑。   

  [玄音]   

  第一次相见虽然已时隔三百年,却依旧清晰,他像一缕阳光照在我阴暗的心中,让我感到温暖。   

  留在离国养伤的那段时间是我最幸福的日子,我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暖。千年待我很好,带我去了很多我不曾去过的地方。   

  我不想这样就放手,我试探的对千年说,你能不能也给我做一支发簪,就像玄音发间的一样。   

  他愣在原地,过了片刻才说,你还是散着头发比较好看。   

  我只是笑了笑,说我只是开玩笑的啦。   

  伤好后,云叔瞒着千年将我送出离国,让我自生自灭。我想追寻自己的幸福,我不甘心就这样退出他的人生。我去了与离国遥遥相望的焰国,去寻找那个不曾见过的父亲北京中科白颠疯曝光。云叔说错了,我不是其心必异,我只是其心本异,我从来都不是离国的人,虽然这是我娘的家乡。   

  [千年]   

  她走的那一天,我站在城墙上看着她离去的背影。依旧是一身红裙,拖曳在雪地上。   

  我想唤住她,却发不出声,她要的承诺我已经给了另一个人。   

  洛忆离开后,我没有再试图去寻找她,既然我没有能力去给她一个承诺,那我情愿与她相忘于江湖。   

  一日,父君对我说:你已经长大了,玄音的双亲为国捐躯,你有责任还她一个家。   

  我想了片刻,还是点了点头。   

  那天晚上,我一个人在空旷的宫殿中做了一支发簪,很美很美。那簪子通体血红,簪身雕刻着栩栩如生的彩凤,簪头是一只蝴蝶悄然停伫,还挂着几缕流苏,端的是飘雅出尘。   

  我知道它或许一辈子都不能送出去,但只想给自己留个念想。   

  [玄音]   

  我在焰国费劲心思打听他的消息,却迎来了他的喜讯。   

  那天下午,父亲叫我进书房,这一次他没有刻意装出一副慈父的模样,直白的说,你在离国国都这么久,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信息,我可许你一生富贵。   

  我嘲讽一笑,盯着他的眼说,都这般白癜风品牌影响力单位年纪,野心依旧不老啊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