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贴有照片的乐子_0

贴有照片的乐子
      
   
      
      
      
      
    “人到齐了?现在开会,”老田含着笑容环视四座之后大声咳了一声,对着手中的小本本说道,“今儿个新来了两位保洁员,叫啥?奶奶熊,王什么来着,韦子,你瞅瞅,这字咋念?”
    男更衣室里靠在墙边的几个长椅子上坐着二十个女保洁员,七个男保洁员围坐在屋子当中用四张办公桌拼凑的大桌旁,韦子紧挨着老田坐着,在保洁组里数他文化最高,念完了高中,除了老田也就他年龄大点,今年刚满二十五岁。韦子斜过肩膀,伸长脖子,瞧着老田用手指指着小本本上的字大声读道:“念   “噢,咋起这么难认的名儿,啥意思?不像我的名字冬生,又好认,又好写。”老田似乎找到了不认得这字的理由说道。
    “是美玉的意思,跟《红楼梦》里的林黛玉名字中的玉是一个意思。”韦子说完露出白牙笑着用眼角向坐在对面的王璨睒巴着眼,王璨刷地羞红了脸,低头避开韦子的目光,扭捏着腰身狠狠地在坐在身旁的小翠腿上捏了一把。
    “嗯,还行,山里娃名字起得还挺文。新来的王璨、小翠,照彩照时不能穿这套打扫卫生的工作服照。韦子,你那张黑白旧照片不行,我上次不是说了嘛,有损公司形象,必须得穿西服重照,要蓝底色的,奖金扣在这里,明天交了新照片再发。大家听着,咱再强调一下……”老田的话还未说完,腰间皮带上挂的手机突然响了,他抠开机套抽出手机,掀开手机盖贴在耳朵上,干咳了一下嗓子对着手机高声喊道:“喂,是,我是老田,您是谁?姓高,哪个公司的?噢……,啥事?要我出去一趟,我现在正在开会,什么?有重要的事?”老田把手机从右耳移到左耳边,刮过络腮胡而发青的脸微微抽搐了一下,接着又干咳了两声,“说啥?我老叔找到了?什么?讲什么信义?我老叔是有病,可他应该在老家床上躺着呢!他咋了,跑到这北京白癜风治疗需要多少钱里来干啥?”
    坐在屋里的小年轻们听了老田的话不知出了啥事,面面相觑,个个脸上都现出了焦虑、同情的神色,只有坐在老田身旁的韦子和小海紧绷着脸,翻眼凝望着天花板,眼神中却隐现着笑影,似乎在强忍着不笑出声来,以免与这屋里严肃、疑惑而又紧张的气氛不协调。
    “您在哪儿?公司大门口?我马上就来。奶奶熊,什么乱七八糟的事!”老田啪的一声关了手机,怏怏地走出了男更衣室。
    老田五十开外,健壮,直爽,心宽,络腮胡子脸,两道浓眉下一双小眼睛目光炯炯。他进城打工有十几年了,这期间换了四五家公司,最后请托亲戚在这家物业管理公司上了班,干了三年多,又把乡下的老婆接来,也找了份零工,租了一间半地下室,过起了十分称心而又知足的小日子。前些年老田在几家公司打工中暗自学了不少技术,什么瓦工水电铆焊的活儿都能捣鼓几下,倚着自己身体好,有点技术,便没了深浅有时大脑发热任着自己的性子,结果两次被头头炒了鱿鱼。如今这份工作是通过亲戚介绍的,在面子上也要讲的过去,甭说干活不偷懒耍滑就是上上下下的人员关系也相处的十分融洽。三年勤奋下来,还真受到了领导的赏识,从维修部调到了保洁部,当上了保洁组的组长,增加了岗位津贴,奖金也比组员多。老田心里美滋滋的,保洁组里的韦子说老田“裤衩当汗衫穿   这天,上面要来检查规范管理工作,要求统一着装佩证上岗,并建立岗位橱窗。老田得到每人要交两张照片的消息,便匆匆找来两张过去照的照片,第二天刚上班就走进了辛主任的办公室,辛主任是个中年妇女,烫着一头鬈发,衣着考究,她有一个偏执,就是顶讨厌不刮胡子的男人,她认为不刮胡子就等于邋遢,恰巧老田交的照片是几年前没刮胡子时赶照的,她接过老田递过来的照片,左看右瞧,渐渐皱起了眉头道:“老田啊,这张照片照得也太土了,你看看,胡子拉碴的也不刮刮,又穿着工作服像个蔫茄子似的,没一点精神,要是挂在橱窗里,岂不有损公司的形象?”
    “嘿嘿,辛主任,我听说急要,也就慌忙找了两张旧照片。”老田面带憨笑的解释道。
    “没关系,还来得及,要不然重照一张?”辛主任用商量的口吻说道,把照片放在桌角上,“你有西服吗?刮刮胡子,穿西服照一张。”
    “有,有,可是没有领带。”老田尴尬地拿回桌上的照片笑道。
    “不戴领带也行,”辛主任一边整理桌上的文件,一边微笑地说,“但要刮胡子!噢,你回去催一下你们小组的其他人,照片要蓝底色的,下周二照片一定要交齐,别拖了整个公司的后腿。”
    “好,好,我下班后开个会,我们组决不拖公司的后退。”老田说完将照片夹在小本本里塞进了衣兜。下班后,老田在男更衣室开了个短会,拿出事先写了几句话的小本本,按照辛主任的意思把交照片的事布置了,临了咳嗽一声,提高嗓门道:“强调一下,要穿西服照,别照出来跟蔫紫茄子似的,奶奶熊,叫人看了像进了号子房,有损咱们小组的形象。”散会后,老田发现夹在小本本里的那张被辛主任寒碜的照片不知啥时给丢了一张,桌子底下,更衣柜翻了个遍也北京中科白疯癫医院没找着,由于要重新照一张,他也就没把这张旧照片放在心上。
    到了周一中午,老田的这张旧照片不知被谁拣了去,也不知是哪个活宝把这张胡子拉碴的照片贴在一张“寻人启事”的右上角上,而这张“寻人启事”又被贴在公司大门外招眼的电线杆上,上面写道:
    老叔,男,五十三岁,因患老年痴呆症于前日走失,出走时身穿藏青色工作服,络腮胡子,说话口头禅:奶奶熊。老叔走失后,家人万分焦灼,靡日不思,冀盼老叔早日回家。近照贴在右上方,如有知情者,敬请速与老田联系,谢金一千元。老田电话:133××××××××。
    这“寻人启事”刚好被来办理业务的某公司高先生看见了,他办完业务后刚要出办公大楼,不小心在楼道的拐弯处跟老田撞个满怀,因快下班了急着要赶回去,一声道歉也没说扭头便走,只听见身后的人说了一句:“奶奶熊”。等他坐上车子,忽然觉得不对劲,方才想起刚才被他撞了一下的人不正是门口“寻人启事”上的老叔吗?万一人家有个三长两短,那咋办?此时他家人一定在四处寻找,再说酬金也不菲,其他且不去考虑,此刻重要的是救人如救火,如此一想,他又乘车返回了老田所在的公司,从电线杆上揭下了“寻人启事”,照着上面的号码打通了老田的手机,这才发生了故事开头的那场戏。
    老田没回来,也没说散会,坐在屋里的年轻人只好坐等,私语窃窃,主治白癜风疾病胡乱猜疑。韦子的脸上兀自一本正经的样子,眼睛盯着天花板,可余光却瞟着对面的王璨,王璨侧着脸贴在小翠的耳边嘀咕着,突然,两人噗哧一声,禁不住格格笑成了团。
    这时老田推门进来,脸上似乎并没有懊丧和焦虑的神情,反而不住的点头,眉开眼笑,他把手中的“寻人启事”撕成碎片,一揉扔进了废纸篓,大声笑道:“哈哈,奶奶熊,我知道这是谁的馊点子,耳朵根子痒了,欠拽一拽!”说完上前就要拧韦子的耳朵,韦子笑着一猫要从椅子上逃开了。
    老田挥了挥手道:“散会,明天照片一个也不许落下,必须都交上来,听准了吗?”
    屋里的年轻人喔的一声,一哄而散。
    晚上,韦子交了新照的照片,拿回了奖金,拖着小海请老田在路边的大排档喝了一瓶二锅头三瓶啤酒,划拳行令直到深夜。
      
      
      
      
      
      
返回列表